票务平台乱象频发 二手票务平台会是破局良药吗

尊龙人生就是搏 d8998.com

2018-11-08

前不久,2018李健世界巡回演唱会在重庆悦来国际博览中心举行,演唱会一票难求。 要票吗我这有。

一名中年男子在观察周围后,向站在门口的记者搭讪道。 伸出来的手上是一沓门票,四周还不时传来他的同僚们的吆喝:谁要票重庆沙坪坝市民林先生说:官方售票只出了那么一点票,黄牛手里却有大量票源。

两江新区王女士表示,即使再喜欢李健,也不会去买黄牛票去听他的演唱会。 客观来看,全世界的演出市场都有黄牛。 但在国内,黄牛市场似乎越来越规模化,黄牛市场与演出市场活跃度值呈正比,这也在很大程度冲击着官方正价市场。

实际上,无论是电影票务市场,还是演出票务市场,抑或是旅游票务市场,均难以摆脱黄牛党这一擦边群体。

业内人士呼吁,除了有关职能部门加大票务散兵游勇打击力度外,文旅娱产业链升级也势在必行。 票务平台乱象频发前不久,一则新闻曝出上海迪士尼票务售卖市场乱象滋生:游客通过中介购买的低价门票实际上是经过层层转包而来,最后票方跑路给游客造成不小的损失。

迪士尼门票被层层转包事件也逐渐被公之于众。 一般情况下,游客可以通过景区官方直营的网站或者APP这两种方式购买门票。

购买景区直营门票可信度高,并且价格合理,成为许多游人购买门票的首选。

不过,随着旅游电子商务行业的发展,景区门票逐渐被电商截流。 景区门票的售卖渠道被三分天下,一种是传统旅行社渠道分销,一种是第三方开设的直营店,还有一种便是OTA平台。 景区和OTA电商平台合作,OTA平台同景区进行利益比例分成,或者以赚取门票的利润差价获得回报,以同程、驴妈妈、携程为首的三大OTA平台和景区普遍采用这种合作方式。

尽管巨头云集的OTA平台大多实现了盈利,仍难逃被网友诟病的厄运。 由于平台自身存在的漏洞,其所带来的行业乱象不仅给自身带来不利影响,也给景区带来不小的麻烦。

例如,消费者在购买机票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自动勾选的酒店优惠券等不必要的服务项目,不经意间就多花了比票价还多的钱,这种被动的选择服务不仅侵害了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给消费者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同时也容易使得票务平台的口碑下滑。

再比如,不少非官方授权的票务方利用政策漏洞,在携程、淘宝网等网络营销平台变相售卖景区门票,使得景区接待游客数量超出负荷,给景区的管理带来不小的麻烦。

业内人士坦言,黄牛党之所以能够长期存在于票务市场,与票务所有者的囤票行为不无关系。

以一场演唱会的门票售卖为例,主办方如果把票扔给二级市场,从中赚取的利润会更多。 因此,门票所有者普遍采取饥饿营销的方式囤票,后期再把门票转让到二级市场,二级市场再层层分销下去,门票就到了黄牛手中。 旅游票务市场也同样存在这种现象。

黄牛不仅破坏了票务市场的平衡,同时也成为了主办方的圈钱利器。

二手票务平台会是破局良药吗作为近年来流量居高不下的明星,薛之谦上海演唱会门票在5月8日预售时,就造成大麦网网站瘫痪;6月1日,演唱会门票正式开售,不到5分钟即宣告售罄。

面对高热度的明星,黄牛们的加价行为绝非个案。 2016年年底,王菲幻乐一场演唱会的门票就曾炒出天价,原本定价为7800元的门票,更一度被炒到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 在黄牛大量活跃市场的同时,二手票务平台悄悄兴起。

专门做二手票务市场的牛魔王CEO崔杰夫称,目前牛魔王票务在很多热门演出上已占据了10%以上的票房。

不过百度搜索牛魔王和西十区,首先跳出的是真假和黄牛有什么区别吗安全吗靠谱吗这类关键词,可见二手票务平台的正当性与合法性依然还未得到消费者的认可。 按照目前的商业模式,二手票务平台只是对传统票务平台的补充,比如牛魔王只从二手票务公司拿票,并不能直接从一级票务平台截流,如何扩大市场占有率呢崔杰夫认为:我们要做的是提高服务标准。

据了解,牛魔王的盈利模式就是从每张票抽取5%~10%的佣金。 崔杰夫表示,目前平台的毛利率远高于他们的获客成本,一直保持着一个良性的经济模型。 资本市场似乎也盯上了这股新兴力量。 据悉,C2C二手票交易平台有票在今年6月完成了500万元的天使轮融资,而其他二手票务平台比如牛魔王、西十区,也都取得了融资。 大多数人对演出的理解不到位,需要一个真正理解演出和互联网精神的人,从客户体验出发,在资本支持下,做一个二手票务平台。 即将上线新的二手票务平台的重庆创业者刘杰说,要做好这个平台取决于两点,一是对互联网的理解,二是对票务市场和粉丝经济的理解。 新一代的演出票务产品,一定是会像猫眼、微票颠覆院线售票一样的模式。

北京社科院首都文化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沈望舒认为,二手票务交易平台是在线票务销售市场中的重要一环,不仅体现了市场经济的特性,也有利于灵活机动地调整演出票务的资源分配。

票务市场经营秩序加紧规范近日,文化部针对各种演出票务乱象出招,发布了《文化部关于规范营业性演出票务市场经营秩序的通知》,对当前营业性演出票务市场存在的突出问题提出了一系列针对性、操作性很强的管理措施,以期进一步规范我国营业性演出票务市场经营秩序,切实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无疑,票务散兵游勇或将越收越紧。 记者粗略统计发现,在网络平台上,比起官方渠道,更多消费者会到有价格优势的第三方购买门票。

截止到8月15日下午,淘宝平台上一个名为乐在旅途旅行网的店铺销售的上海迪士尼一日票门票月销量高达49429笔。 相比之下,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天猫官方旗舰店以及授权合作伙伴中国国旅旗舰店相同商品的月销量则仅为5012笔和6325笔。 由此足见,第三方平台对景区景点售票的贡献率。 众所周知,许多旅游景区主要依靠售卖门票所得生存,正是这种单一的收入模式,使得这些景区容易陷入过度依赖门票生存的怪圈。 此间专家坦言,为了避免被单一的门票经济拖累,景区应该从产业链上考虑生存问题,线下探索个体差异化模式,从门票经济转向产业经济方向发展。

此外,旅游票务市场也可以从仅销售旅游门票的单一模式,转向旅游的一站式门票全包服务。 (李国)。